邹明:互联网时代,智库也需要模式创新
2016-01-29 09:51:06   来源:凤凰网   评论:0 点击: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与公民社会研究项目(TTCSP)27日在北京发布《全球智库报告2015》。报告显示,中国智库数量位居世界第二,并有9家智库登上全球智库175强榜单。

《全球智库报告2015》是TTCSP连续第9年对全球智库进行跟踪排名,报告每年对全球智库进行跟踪研究和综合排名,以加强全球智库的能力建设并提高智库表现。 在今年的《全球智库报告2015》全球智库排名过程中,TTCSP向全世界超过6500家智库,超过7500名新闻记者、公共和私人捐助者以及政府政策制定者发送智库提名的邀请,由同行、专家推荐入选,最终由专家进行审阅和排名。

报告的评价体系中,媒体声誉和智库的社会影响力占有很重要的比重,在北京的发布会及研讨会上,凤凰网总编辑、凤凰国际智库主任邹明对此表示,中国智库对舆论和公众的影响力,就要从定位和标准两方面来谈,智库需要影响舆论和公众吗?我们智库的定位是什么?智库是以影响舆论为评判标准,还是影响政策为评判标准?

如果“够不到”决策层,智库会借力媒体实现影响

邹明认为,智库的目标人群无非是三个,第一个是政府,我们为它提供服务,第二是为中国的企业乃至于国际企业,真正为他们做一些事情;第三,我们要影响精英人群。那么问题来了,智库有必要把很多精力放在影响公众和舆论上吗?

首先,媒体更强调影响公众,影响舆论,然后反过来,影响政府改变某些决策。从这个层面上来讲,智库有必要影响舆论和公众。

第二,作为一个智库来说,如果做不到直接影响决策,那只能影响公众、影响舆论。智库其实也是具有一种垂直性的,以精英人群为主导的媒体属性。现在大家说自媒体很多,智库某些方面也可以定位成一种“自媒体”,媒体的功能就是影响舆论,影响我周边的舆论,影响我周边的人群,然后反过来影响决策者。从这条思路来说还是能够说得通的。

第三,智库建言和媒体传播需要配合,如果配合得当,会发挥巨大的效应,甚至影响立法。

智库一方面是直接对应管理者和决策者的,另外一方面,如果“够不到”,那就是利用舆论平台,反过来影响决策者,这是两条路,不同的智库有不同的选择。

 

互联网时代,智库也要采用全新的手段

中国学者和智库经常将美国智库和中国智库进行比较,对此邹明认为:“我们一谈智库就把美国搬出来,有的一百年,有的六七十年了,当时的时代不是互联网的时代,当时可以说智库跟媒体没有什么关系,直接跟政府递报告就行了。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现在这个时代是“互联网+”的时代,我们的凤凰国际智库就是做一个“互联网+”时代的智库,因为我们有品牌加特殊平台的功能。”

他举例表明,“一带一路”、国际化、国别的研究我们有,专家团队和定期报告我们也有。除了传统智库功能之外,如何把传播和研究结合呢?凤凰集团有一档节目叫《龙行天下》,讲中国企业和华商在国外业务拓展时所遇到的事情。同时我们有自己“一带一路”的研究,专门做中国的企业如何走向国际化。我们的研究过程当中碰到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就完全可以嵌入到我们整体的传播型的节目当中来,这是其它智库所不具备的。这是我们努力需要探索的新的方向。

虽然凤凰国际智库才成立5个月,但是已经跟很多国内外智库展开合作,因为现在的智库有很多不具备传播的能力。所以当今这个世界,做智库也好,做最垂直化的智库也好,必须搭建媒体平台,把自己的声音传播出去。

邹明认为,现在已经是“互联网+”的时代,一个人可以打败一群的智库,有时一个人的观点,从上影响到中南海,从下影响到普通的网民。确实这个时代不一样了,我们不是百年的卡内基的智库时代,也不是兰德公司的时代了,这个时代我们的智库面对一个新的传播模式,必须得采用全新的手段,甚至组织体制都要出现重大的变化,这样才能发挥作用。我们的智库、舆论和媒体是鱼和水的关系。只有共同发展,才能达到更大的效益。 

相关热词搜索:模式 互联网 时代

上一篇:孙友文:吃过亏的走出去企业有个最大经验教训
下一篇:赵可金:舞动连接东中西的中国经济大动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