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在飘香的记忆
2018-06-27 09:26:58   来源:铜川日报   评论:0 点击:

夸父的眼睛里总映着奔跑着的夕阳的余晖,陶渊明有一片桃花源总让他魂牵梦萦,而在我的印象里却有一园矮矮的、整齐规矩的苹果树。苹果园是姨妈家的,我的童年可以说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姨妈家度过。 

姨妈家在乡村,家里是拥有着一个柜台的小卖部。自小,姨妈都十分护我,柜台上的食物可以被我随意取食,像极了一个无法无天的小皇帝,这对于孩子来说,无疑是天堂;再加上电脑的入驻,姨妈家成为了我梦寐以求的玩耍天地!因此,每逢寒暑假我都会前往姨妈家,也正是那段岁月成为我再美不过的一段回忆! 

农村的夏夜好似孩子甜蜜五彩的梦乡,虫鸣悦耳,蛙声阵阵,繁星点亮梦幻的天空。在屋顶上铺一层凉席眺望,天空在明月的映衬下泛出淡淡的紫色,在一片紫色的布上肆意涂上斑斓的星辰,星辰闪烁着,仿佛姑娘会笑的眼睛一般迷人,那一刻,醉人的夜晚便永远定格在了脑海里!夏夜的风微微拂来,旁边笔挺的白杨树抖擞抖擞腰身,婆娑歌唱,白杨树叶在月光的挥洒下随风摆动如同粼粼的波光,这时候,水、树、风、月都有了,双眸更加纯净了,孩童的梦更加清晰了! 

犹记得,隔壁邻居家有只老山羊,山羊咩咩之声仿佛待哺的猫咪,每天早上是老山羊的声音,晚上大门敞开着,我们坐在风口,酣畅淋漓地吞着西瓜,耳旁也是老山羊的声音,恬淡与静谧在老山羊的说话声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但这样熟悉的声音不知从何时起,不再主动与我们攀谈,竟也被逐渐淡忘,愈行愈远! 

最让我留恋和难以忘怀的还要数姨妈的那片苹果园。 

苹果园的面积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是没有任何清晰的概念的,只记得,从一边跑到另一边要历经一番波折。现在,再回头去看,苹果园是如此的精致可爱。那时候,孩子的眼睛把所有东西都放大了。 

苹果园里一畦畦,条条行行、整整齐齐,所有的苹果树也千篇一律,拥有茂盛的绿色头发,枝丫被姨妈修正的像一个待出阁的妙龄姑娘,窈窕大方、羞涩可爱。苹果树需要灌溉、套袋、打农药,姨夫由于工作的原因经常不在家,因此,这些活儿自然而然都落到了姨妈身上。姨妈井井有条地管理着这偌大的一片苹果园,又照顾着我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 

最忘不掉的是在果实成熟时!届时,许多亲戚都会来帮忙,大家头戴凉帽,手戴手套,稳当当地站在三角梯上,热热闹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将果实从树上剪落下来。大家双手捧着一颗透红精美的苹果像捧着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小心翼翼地把它轻轻放在竹篓里。那一刻,我知道了,幸福是如此的简单———想笑时能够发自肺腑、爽朗地开怀大笑便是幸福! 

最后,一园子的苹果都会被摆在一进园门的正中间等着商家来收,四周再顶上一层双色塑料棚,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暂时的“苹果之家”。那天中午怕是我最惬意的时刻了吧!我在棚子下的条椅上细数着红蓝色渐渐入睡,周围有成千上万的苹果包裹着,浓郁清香的果香走进我的鼻腔、走进我的梦里、走进我的记忆里。更美妙的是,在我醒来时,周围仍然是垒起的新鲜的果子,我像一个国王一般在烈阳下冲着盈盈的果实傻乐! 

而今,苹果园里的树木被屠了毛发,他们被连根拔起不知去了何方,园子自然成了一个光头的秃子。在园子的旁边架起了一条宽阔的高速公路。我的儿时记忆也随着高速公路一往无前、永不复返!(赵书)

相关热词搜索:记忆

上一篇:照金(散文诗)
下一篇:夏雨的缠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