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故乡//王世琳
2018-02-05 10:13:31   来源:壮美昭陵   评论:0 点击:

 

壮美昭陵◎中国西部文艺微刊

第756期

编辑︱董志振

审稿洪建武

 

 

 

 

 

壮美昭陵︱原创文学平台致力于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故乡的春天沙玛拉且 - 一起走过

 

二零一四年清明节的前一天,老家户族中的一位堂兄过世了。儿子开车载着我们一家人行进在回家的路上。一场迟到的春雨不紧不慢的下着。眼看快到半山腰的老家了,无奈还有二、三里土路坡陡路滑,车开不上去。我们只好顺着通村公路把车开到一个亲戚家停歇。

第二天早起一看,雨停了,天仍然阴沉沉的,四野笼罩在浓密的雾气中。我们只好踩着湿软的土路往回赶。好多年没有再用脚步丈量过回家的山坡路了。我呼吸着湿润清新的空气,爬坡的脚步比走城里的水泥路好象轻松了许多。爬上一道山梁,天慢慢地放晴了。路边梯田里的梨花、苹果花开了,一层一层的雪白透亮。石榴树的枝头长出水红细嫩的新芽。山乡的春天,到处洋溢着新生的气息。

   脚踏在故乡的黄土高坡上,有一股温热的气息从脚底升腾。儿时的记忆在古稀荒老的记忆中复苏了。上小学时的窑洞教室、老槐树下洒满细碎黄花的小吊床、放羊砍柴爬过的坡坎,还有挑着水担一步一身汗走过的山坡路,以及在这里发生的故事。一桩一件鲜活地涌了出来。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在气喘吁吁中追寻深沉的回忆。

早起的村邻有几个人在苹果树间剪䟽花朵。路边的野草上的水珠打湿了我的裤脚。鞋底上粘着厚重的泥土,脸上流淌着温热的汗珠。

爬到梁顶,我发现原来的小路不见了。几层坡地被平整成几片大的台田。新平出的土地上油菜花开生了一个个金色的大平台。

“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一场知时节的春雨,丰泽阡陌,洗涤尘埃,催生春芽。雨后的春天打开了人们的心扉,心底透亮、极目楚天,视野宽阔无边。思绪在心灵的天空里翱翔,精神的天地迅猛扩展,心境豁然开朗。故乡的一草一木都是那样光鲜亮丽。人的心仿佛一下子回到大自然里去了。

我下意识地吸吮着故乡春天特有的浓香气息,用力踢掉粘在鞋底上的泥土,急匆匆地行走在回乡的山路上。 山村人的丧事办得简约而又庄重。邻近的几个山村的乡亲们都赶来帮忙。本村在外务工的人也都赶回来了。我的心为故乡人的朴实厚道感动着。

堂兄的丧事忙完后,前来帮忙的亲戚和乡邻相继离开了。小山村恢复了原有的宁静。村里总共只有二十几户人家。前几年,有九户在政府的帮助下迁移到山下的大村里去了。剩余人家的青壮年劳动力常年外出务工。有的为了照顾孩子上学,也在县城里租房暂住着。村里原有的小学也停办多年了。该走的都走了,山村显得有些冷清。留下的六、七十岁的老人仍然不紧不慢的守着自己的几亩石榴园子,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他们大多都是不愿和儿女进城的人。实际上还是离不开自幼生长的土地和山村。

当天是清明节,忙完堂兄的丧事后,我们便带着纸钱和祭品去父母及先辈坟地里去给先人们扫墓。长满迎春花的墓地隐没在一大片石榴园的一个角落。伫立在坟墓前,想起体弱多病的父亲,为养活众多的儿女,自学木工手艺。利用农活的间隙加工小农具换取家里零用钱。在给生产队喂牲口时,加班加点开垦十边地粮补充口粮的不足。在病痛和劳累的折磨中,五十八岁就离我们而去。母亲接替父亲,用封建社会留给她的一双小脚,支撑着一个大家庭。把儿女抚养成人。思念着父辈们过去含莘茹苦、勤劳不息的精神,年过古稀的我内心涌动着感恩和愧疚的浪潮。我吞咽着泪水,在心里祝福他们在地下安息。

村里的移民搬迁工程还在进行,后续的新居正在建设中。不远的将来,这个小山村就不复存在了。但是,小山村这幅美丽的风景画永远都印在我的心里。

About◎本期作者

   

   王世琳,194310月出生,礼泉县昭陵社区人。乾师毕业分配礼泉教育局工作从事教育工作四十年。退休后开始文学创作。出版作品集《老槐树的故事》,《大漠观云天》等。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作家纪实》签约作家,《中国报告文学》特约作家,《检察文学》特邀编辑。退休前任礼泉教育督导室副主任。

 

 

 

 

-  全文完 
 

相关热词搜索:故乡 王世琳

上一篇:合阳民间花馍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