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不泥古,创新不离宗
2017-10-10 08:15:59   来源:铜川 郭健   评论:0 点击:

——浅谈作诗应注意的几个要点
郭  健
        我们知道,诗无定势,但有法度。诗的精髓在抒情,诗的境界在融合,诗的魂灵在含蕴,诗的功能在感化。没有抒情的诗只是无病呻吟,没有境界的诗恍如味同嚼腊,没有魂灵的诗难以让人共鸣。诗的功能是以情动人、以理服人、以景悦人、寓教于乐,催人奋进。无论言情、说理、抒怀,或叙事、写景、状物,都要将自己的真实思想通过文字表达出来,让人了解诗的意涵。抒情不是歇斯底里,境界不是阳春白雪,含蕴不是晦涩难懂,只是给人留出想象的空间。写诗讲究启承转合,首尾呼应,同时有比兴、用典、夸张、拟人等艺术手法的融合才能写出好的作品来。一首好的诗词要有诗眼,诗眼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让整篇诗作活起来。
        今天,我们就来参照台湾林正三先生的《诗学概要》,探讨一下诗词创作,应注意的几个要点:
        一、做诗需有法度,初学不可不知,亦不可拘泥不化
清沈德潜《说诗晬话》云:“诗贵性情,亦须论法,杂乱无章非诗也。然所谓法者,行其所当行,止其所当止,起伏照应,承接转换,自神明变化于其中矣。若泥定此处应如何,彼处应如何,不以意运法,转以意从法,则死法矣。试看天地间水流云住,月到风来,何处看得死法。”也就是说,诗的本身固然以诗情为贵,但做诗需有法度,这个是诗之创作的第一要求。诗要有诗的样子,不能把什么样的文字组合都称为诗。杂乱无章非诗也。散文是散文,就不叫诗。就近体诗而言,最简单的法则就是格律,不按照格律写出来的东西,尽管可能也有诗意,但仍不能叫律、绝。
        诗法,不是单指格律。诗要表现应该表现的内容,舍弃应该舍弃的部分,前后有呼应、有照应,起承转合,诗意自然会在文字中表现出来。诗的章法是有规定的,但也有灵活的余地,要以意运法,按照诗意来运用法则,但如果一味让诗意服从于法则,就会被法则害死。“然则诗之做法,初学不可不知,亦不可拘泥不化,所谓神而明之,存乎其人也。”这个是对初学者的要求,也适合我们大多数会员。我们要知道诗的体裁,要尽量掌握体裁,写作的时候,要灵活运用技巧。
         清人徐增也说:“诗盖有法,离他不得,却又即他不得,离则伤体,即则伤气。”是说诗离开了法则,就没有样子了,太拘泥法则,就会丧失灵气。“诚如书画等艺术,初学时,须求其能入于帖(法也),既有所成,则求其能出于帖。此乃自模仿以跻于创作之历程,故初学者宜入其法以求规矩,待得会心,则必出乎其法,方不至陷于沈滞呆板之境地。”说明诗书是一理,艺术的灵感是相通的。诗创作的第一要素,是要有法度,但不拘泥死法,此法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学者读多自知,作多自晓,熟能生巧。
        二、做诗须有情感,入其内方能写之(创作),出其外方能观之(欣赏)
        古人云:“凡为诗文者,固以情也,非情则谜而不诗。”诗实系诗人对于世间万事万物之情感的表述。所以说:“诗者,情之所之也。”刘勰亦云:“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文心雕龙》神思篇)也是要求诗人能与所描写的对象融为一体。傅庚生《中国文学欣赏举隅》云:“人之内发者为情,外触者曰感,应感而生是曰兴会。逢佳节而思亲,赴荆门而怀古,窥鬓斑则书愤,凝白露以相思,兴之所至,适逢其会,发为词章,便成佳构……以感人浅深,衡量作品之优劣,往往得之。”写景者因目之所见,而寓心之所感,情景交融,斐然成章,即为上上佳作。诗的表达感情最直接的,如“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古人在诗中的感情就是如此执着。登山的时候,喜爱山,对山有感情,就会写诗赞美山,观海也一样,曹操的《观沧海》就是东临碣石时写的。内心发出的是情,从外接触的是感,因为感受而产生的是会意和兴趣。诗是表达感情的,感情就来源于内心和外观以及因此而产生的感受,因此写景的,必须有眼里的景、心中的情,交融起来,一气呵成,才算佳作。
       《冷斋夜话》云:“李格非(北宋文学家)善论文章,尝曰:‘诸葛孔明《出师表》、刘伶《酒德颂》、陶渊明《归去来辞》、李令伯《乞养亲表》,皆沛然如肺肝流出,殊不见斧凿痕。是数君子在后汉之末,两晋之间,初未尝欲以文章名世,而其词意超迈如此。是知文章以气为主,气以诚为主’。”所谓诚者,即发自衷心之情感也。由于诗文是作者之心画与心声,文词风格足以反应作者之气局与品格。诗文的道理是一样的,从肺腑流出的就是好的。这几个人本不是纯文人,最终词意超迈,是因为他们的气质和文中流露的真情实感。宋吴处厚《青箱杂记》云:“山林草野之词,其气枯碎;朝廷台阁之文,其气温缛。晏元献诗但说‘梨花院落,柳絮池塘’,自有富贵气象。李庆孙等每言‘金玉锦绣’,视之仍乞儿相”;史达祖词中喜用“偷”字,其东风第一词:“巧沁兰心,偷黏草甲”;《夜合花》词:“轻衫未揽,犹将泪点偷藏。”《绮罗香》词“做冷欺花,将烟困柳,千里偷催春暮”;虽云巧,然并不大方。故周止庵《论词杂着》云:“梅溪词中喜用‘偷’字,足以定其品格矣”。所以诗人当以立品为先。李东阳《麓堂诗话》云:“赵子昂书画绝出,诗亦清丽……然至对元世祖曰:‘往事已非那可说,且将忠赤报皇元’则扫地矣”。而明末旧臣中,钱谦益、吴伟业、龚鼎孳等,其诗文虽皆为一时巨擘,然因成为二截人,而为人所轻,甚至于连文名亦为人所贱。故笔者每戒门下云:“欲学作诗,需先学立品。”庶不至流为斯文之玷也。
        梨花院落,柳絮池塘,没有给人寒冷的感觉,所以有台阁气;金玉锦绣,却是显摆,所以说有叫花子相。史达祖词中喜用“偷”字,有人论诗说足以定其品格矣,这个例子以前讲过,总觉得不大方,不磊落。“是以吾辈文人,当以立品为先”,立德、立言、立功,立德是最高的,其次是立言,最后是立功。比如马克思,他提出了共产主义理想,是立言,所以他是伟大的革命导师。“欲学作诗,需先学立品。庶不至流为斯文之玷也。”学诗不是为了玩文字游戏,所以要有诗品,更要有人品,要是以诗作为阿谀奉承的工具,就斯文扫地了。所以,作诗的第二个要素就是感情,要真情实感,要能体现诗人的品格。
        三、做诗须有才识,学诗非博学莫办,博学须多读书
        锺嵘《诗品》云:“学诗非博学莫办,博学须多读书,读书非为诗也,然为诗不可不读书,不读书则诗识不丰,诗情不高,诗味不永,诗识不厚,属辞不雅。”吴雷发《说诗菅蒯》云:“笔墨之事,具尚有才,而诗为甚。然无识不能有才,才与识实相表里,做诗须多读书,书,所以长我才识也。然必有才识者,方善读书,不然,万卷之书,都化尘物矣!诗须多作,作多则渐生才识,然必有才识者,方许多作,不然,如不识路者,愈走愈远矣。”所以为诗者,才与识实缺一不可也。《随园诗话》云:“今人博通经史,而不能为诗者,犹之有厅堂大厦,而无园榭之乐;能吟诗词,而不能博通经史,犹之有园榭,而无正寝厅堂也。”这跟许多大学教授能够讲诗,但不会作诗是一样的,因为他们偏废了某些方面。古人云:“观其诗,即可征见其人之性情。”《茶余客话》亦云:“诗以道性情,诗无性情,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考据详核,雕缋满纸,不可以言诗也。既有性情矣,而学问不广博,识解不高超,亦只可批风抹月,道俗情,摩小景耳!是知性情本于天,学问成于人,识解则天兼焉者也。不兼此三者,不成大家,不可为诗人。”
         这些都说明,做诗须有才识,诗有别才。诗不同于一般文体,特别是不同于应用文,不是随便就能写的。才,是自身的素质,文字的功底;识,是认知能力,是学识和见识。因为诗的文字内涵要大,技法要求严,所以要掌握一定的知识,博学是任何知识分子都应该的。读书不是特意为写诗,但写诗则必须读书。不读书,写诗就会出现五个毛病,诗的认识不丰富,诗的情趣不高雅,诗味不隽永,诗的内涵不丰富,诗的遣词造句不精巧。
        才与识的关系,是相互的。读书,还要会读,知道什么是有用的,什么是废话。袁枚认为,博通经史,不能为诗,就是个书袋子,就像有楼无绿地,能吟诗词,不博通经史,就是只有亭榭,而没有像样的建筑。“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考据详核,雕缋满纸,不可以言诗也。”这个是考据和考古;“既有性情矣,而学问不广博,识解不高超,亦只可批风抹月,道俗情,摩小景耳!”这个是文字游戏而已。“性情本于天,学问成于人,识解则天兼焉者也。不兼此三者,不成大家,不可为诗人。”性情是天生的,学问是学来的,胆识是二者兼顾的,没有这三点,称为不了大家,也做不的诗人。
        2008年汶川地震后,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写了《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这个家伙,也不能不说他有学问,有别才,知道死人在坟里,知道电视上会有奥运会,会用江城子这个词牌,但他的性情出现了问题,认识出现了问题,所以被唾弃,实在是活该。
        综上,诗的创作,第三要点是才华与知识。
         四、做诗重境界,境界是诗人的最高追求,是判别诗好坏的标尺
        所谓境界,就是诗的情趣与意象。朱光潜《诗论》云:“每首诗的境界,都必须具有‘情趣’和‘意象’两个要素。情趣简称‘情’,意象简称‘景’,情景相生而契合无间,情恰能称景,景也恰能称情,此即诗之境界。”是故言景处须有情,因其景而知情之所在。如李白“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虽写景,而孤栖怀远,独夜难堪之情,照人心曲矣。又如温庭筠“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虽写景,而羁泊他乡,旅况艰辛之状,溢然如在目前矣。鸡声,板桥霜,都是形容早起,所以说旅况艰辛。而言情处须有景,因其情而见景之状况,如杜甫之“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则写情于满目悲凉之中,羁旅于兵燹万里之外,跃现纸墨,悲苦之情跃然纸上。若有景无情,只是图画;有情无景,就只是记事。没有情的写景,是图画与记事,都不是诗。《诗论》云:“写景宜于显,显则轮廓分明;写情宜于隐,隐则含蓄渊永。”是以能够情景交融之诗,方足以称之为好诗。如杜甫“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则是情景兼备而交融矣。景要写的大鸣大放,吸引人,让读者能看到真景,如临其境,写情要委婉,要耐品读,要耐琢磨。
        境界的高低,是诗好坏的标尺。“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就做到了景中有情,景是情之所依附的物象。表面看是写景,但捣衣是为了前方的战士,是无尽的思念;万户,形容其多,也就是思念之深切。杜甫的“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则是情景兼备而交融矣。这里的花溅泪、鸟惊心,是景,感时、恨别,是情,很巧妙的融合在一起,非如此不能表达此刻的心境,所以说是情景兼备而交融。
        五、做诗切忌意杂,要有选择、重点,着力描写
        意杂则诗不纯,尤以绝诗为甚,因绝诗只有四句,在此短短四句之中,欲表述一个意念,已有纸短情长之感。如数个意念,混杂其间,则末了看来,反变成不知所云,此即所谓没有主题也。故如有数个意念,可分数首描写。又同一题目,各人所表达之意念,必不相同。不但如此,如同一人所做,数首之中,所表达之意思亦自不同。而且会因外在环境之影响,或作者内心情绪之变化,而有所改变。年龄之成长,阅历之增加,岁序之更迭,寒暑风雨之变化,高山大海,美景良辰,奇花珍木等四周之环境,以及人物相对之互动,在在都是影响诗绪之因素。故如何酝酿诗绪?使与外在环境相融合,亦是诗人作诗所应注意之要件。
        所谓专心致志,做任何事情都应该专一,作诗也一样,很忌讳诗意凌乱。一首诗,最好是一个主题,意杂则诗不纯。如数个意念,混杂其间,则末了看来,反变成不知所云,此即所谓没有主题。这个道理是很简单的,所以,诗还是要就事论事,无论是命题还是有感,都要集中笔力表现主题,不能信马由缰,使人不知所云。“故如有数个意念,可分数首描写”,意念多了,就分次写,李白的《清平调》,就是三章,写了不同的内容。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随着年龄、阅历、知识的增加,对问题的理解深度也不同,对一个主题就会产生不同的理解,所以写出来的诗也就有不同。总之,作诗不可以意杂,要集中火力,更容易写出好诗来,我们要提倡。
        六、做诗贵有新意,须选择一个与众不同之角度去描写
        作诗要能避开人云亦云,不发千篇一律之陈腔滥调。观诸艺术之可贵处,其最主要者,约有数点:即原创性、独创性、稀有性、无可替代性,而文学创作中,“道前人所未道”,方为善道。此外,化抽象为具体,亦是诗词之创作手法之一,历来文学作品之所以能感人,亦缘于善用比喻与事证,即所谓化抽象为具体也。又正面不写写侧面,亦是造成含蓄委婉诗境的要素,《诗论》云:“文之功用,偏于叙事说理,诗之功用,偏于抒情遣兴。说理须直截了当,一览无遗;抒情则低徊往复,缠绵不尽。”许君武教授亦云:“文出正面,诗出侧面。诗忌正写,重陪衬”。亦可为学诗者引为圭皋。
        新意是任何文学创作都提倡的,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要做到有新意,最常用的手法就是用独特的视角去认识主题,用新颖的角度去表现主题。我们在创作的时候不一定能照顾周全,以我们这些爱好者来说,写诗的时候能注意创新,有一两点做到了,就不错了。化抽象为具体,亦是诗词之创作手法之一。比如感情,是看不到摸不着的,在古诗中,多用譬喻,如“山无棱,江水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才敢与君绝。”这样表述出来,我们就很质感、直观的体现到了这份感情的坚实。当然,也可以夸大,如“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按道理说,宋代的时候,两地这样分居还是少见的,但这样描写,却能使读者产生共鸣,可以体会到他们的相思之苦。同时,诗如果写的太直接了,也就没有诗意了,所以,诗忌正写。
        以上这六条,都是经验之谈。创作的时候,我们不必完全循规蹈矩的遵守,但必须知道这些技巧,在修改、完善作品的时候,可以适当用用,以期较好的表现自己的思想。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诗也一样,它的独特性决定了它的表现手法,借事托意,以小喻大,言近旨远。
        诗歌创作也是与时俱进的。毛主席当年不提倡青年学格律诗,是有其历史背景和局限性的。时代的进步,肯定会淘汰一些东西,但有数千年积淀的古体诗歌,仍很有生命力,因为它经过了历史的检验和考验,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个人认为,所谓的朦胧诗、梨花体之类,其生命力是有限的,有些现代诗,只是分行散文而已。古体诗以其独特的生命力,将会在广大爱好者的共同努力下,发扬光大,相信不会在我们这一代,甚至下几代人手里就消失。
        诗合为咏时咏事而作,要求我们不要无病呻吟。希望大家能运用手中的如橼之笔,本着继承不泥古、创新不离宗的原则,抒发出自己的真性情,高境界,做出好诗词,为国学的复兴、诗词的繁荣,做出贡献。
谢谢大家!

2017年10月9日

相关热词搜索:继承不泥古,创新不离宗

上一篇:活人就要活出个干梆硬正
下一篇:合阳民间花馍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