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骨傲北 - 民间文化 - 铜川门户网--==西部卓越

风骨傲北
2015-08-18 10:17:42   来源:铜川日报 常好顺   评论:0 点击:

——我的矿山记忆 

常好顺
 
  54载风云变幻,54载跌宕起伏,2015年春节过后,因为工作关系再次回到铜川矿业公司王石凹煤矿,却不见了昔日隆隆轰鸣、滚滚黑金的大生产景象。去年10月,集团公司出台的十项改革措施,宣告这位经历无数蹉跎和坎坷、取得无数辉煌和成绩、年过半百的“老人”退出历史舞台。得知这个消息,我禁不住深深地感慨,这个生我、养我、培育我的地方,这个曾经自豪过、埋怨过、留恋过、痛惜过的地方,现在只剩下那无尽绵长的回忆……
  翻开王石凹的地图,从溪苑小区经市场三岔路口至硫化铁厂和从原矿中学经马车店延伸至汽车库的两条路形成了王石凹矿的主干骨架,犹如两条蛟龙跃然纸上,交错呼应,盘旋而上,霸气盎然,一派王者风范。然王石凹又名傲北,因其南边有座神似巨型海龟的山——鳌背山而得名。定神看鳌背山,圆圆的形体,条条块块的坡地,确有几份神似前行的鳌。不难想象,给这座小山命名是以形而定,后来人许是因为这里没有大海,却是人类居住的风水宝地,把字部首进行简化,变为傲背山。也许给这座山命名者有先见之明,要给后人以隐喻:地面没有大海,地下却有一片数百平方公里的煤海。时至20世纪60年代初,一座现代化的矿井拔地而起——王石凹煤矿应运而生。
概 述
  王石凹煤矿始建于“大跃进”年代,投产于“困难”时期,是“一五”时期由国家第一代领导人朱笔钦点的156个重点工程项目之一,由原苏联列宁格勒设计院设计,西安煤矿设计院技术修改和施工组织设计,1957年开工建设,1961年11月建成投产,设计生产能力年产120万吨,曾因“矿井规模大、生产能力大、井筒直径大、矿车容量大、主井提升绞车大、选运能力大、主扇风机大、井下主水泵大、压风机能力大、办公大楼大”等“十大”享誉陕西,闻名遐迩,是铜川矿区煤炭生产骨干矿井,也是当时我国西北地区最大的机械化矿竖井。陕西省原省委副书记曾慎达到矿考察时评价道:“王石凹煤矿是我们陕西省(煤炭)经济建设中的台柱子”。
  50余年来,伴随着共和国的建设步伐,王石凹煤矿铁肩担道义,椽笔著华章。来自五湖四海的开拓者和建设者们,持续发扬煤矿工人特别能战斗的光荣传统,秉承“务实创新、高效富民”的企业精神,披荆斩棘,高歌猛进,在探索发展中弘扬“一不等二不靠,三不埋怨四不叫,埋头苦干往上搞”的王石凹精神,用热血与汗水,勤劳和智慧,走出了一条不平凡的创业之路、发展之路。五十年代初建矿的艰苦创业,六七十年代建成投产、大打翻身仗,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勇攀高峰,勇夺全国高档普采三连冠和七年甲级队的壮气雄风,九十年代科技创新、搏风击浪,新世纪转换机制、科学发展再创辉煌。
  54年艰苦创业而信念如磐,54年峥嵘岁月而成绩斐然,先后有煤炭工业部原部长张霖之、于洪恩,陕西省原省委书记安启元,陕西省原省长侯宗宾、程安东,陕西省原副书记牟玲生、原副省长刘春茂、吴登昌、朱静芝、陕西省总工会原主席薛昭鋆及省煤炭厅、铜川市等领导到矿考察指导工作。中国京剧院,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等大型文艺团体,著名作家田汉、颂扬、穆军,著名书画家罗国士、修军,著名话剧演员石国庆、刘运,著名秦腔演员员宗汉、任哲忠、马友仙、刘茹惠、肖若兰、李小峰、王欣仓、孙存碟,著名歌唱家仵晓兰等国家、省级文化名人曾到矿演出、创作和体验生活。西安电影制片厂《山道弯弯》摄制组、省文化厅影视中心《女囚》摄影组还曾将这里作为外景拍摄基地,王石凹的风貌和人物随着电影银幕和电视屏幕声名远扬。矿上自编自演的《魔窟怒火》、《两家亲》、《矿山儿女》、《013号矿灯》、《锚喷》、《喜盈门》、《云破月移》、《足迹——王石凹人三十年所走过的路》等剧目深受职工欢迎。矿山走出的李祥云、黄卫平、刘俊华、杨治华、高兴谦等著名作家更是成为了王石凹的骄傲。矿井还先后被评为集团公司“安全质量标准化先进单位”,全国煤炭工业“双十佳煤矿”,全国煤炭系统“文明煤矿”,全国企业文化建设“先进单位”,陕西省“文明单位标兵”,“优秀基层党组织”,全国二级高效矿井等多项荣誉,连续5年荣获国家级质量标准化矿井称号。
  50余年风雨砥砺、披荆斩棘,50余年奋发进取、勇攀高峰,50余年的探索创新发展史,似一首激扬的诗,如一幅壮美的画,像一杯醇香的酒,令人激动,沁人肺腑,催人奋进。
跃进年代始建井 白手起家立鳌头
  记得小时候,王石凹矿有这么一个传说:“王石凹”原本名叫“狼吃娃”,说的是建矿之初,王石凹曾是个一片荒芜、杂草丛生、沟壑交错、土地贫瘠的黄土丘陵,狼群野兽出没较多。虽然这仅仅是一个传说,但也让我深切地感受到建井初期那恶劣的环境和艰苦的条件。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曾经随父亲到离矿30多公里的山门寺割条子、编荆芭出售给矿上,换取些钱补贴家用。在山上,时而会看到狐狸、野獾出没,尤其是当夜晚降临的时候,野狼的嚎叫狂戾而瘆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父辈们,第一代王石凹人就将敢于争先、乐于奉献的王石凹精神扎根在这片土地上,他们迈开坚韧的步伐,用青春和汗水开始书写王石凹的第一份辉煌。1958年先后在主井和风井创造了单行作业月进成井92.66米和109.4米的全国新纪录,1959年又在巷道掘进中,实现了部定“三、四、八、二、五”大面积丰产指标,创造了岩巷月进573.85米的新纪录。更加涌现了像蒋金保、李群富、赵文斌、胡志发等一个个英雄模范人物。
  这次回到王石凹,站在解矿长办公室窗前,细细品味着这个老矿,想起曾经矿上的人常常赞叹:“苏联人建的东西就是耐用,办公楼、选煤楼到现在都用得好好的。”是啊,苏联设计建矿,虽然没有现在的高楼大厦来的漂亮别致,但它的敦实厚重,却让人感觉更加踏实。办公楼、宿舍楼没有当今的钢铁龙骨,使用的是混凝土竹筋材料,同样拥有较强的抗拉强度和吸震、抗震强度,并且所有房间开间大,南北通透,在这样的建筑里办公或住宿冬暖夏凉,十分的惬意。天轮飞转,巍峨的选煤楼在窗外形成一道别样的风景,当初的选煤楼设计的是大仓储存、分级筛选、多口装车,就是在今天设计理念和使用功能也不落伍。这些伫立了半个多世纪的建筑到目前依然巍峨坚挺,不久的将来他们将作为王石凹工业遗址公园项目中的一道亮丽风景,继续接受时代的考验,展现矿井的深厚底蕴,这怎能不令人赞叹!
  在赞赏的同时,人们也感叹,中苏交恶后,苏联专家全部撤走,设备配件停供,留下一大摊烂尾子工程,给本就艰难的煤矿生产雪上加霜。然而,勤劳勇敢的王石凹人不怨天不尤人,用智慧和汗水,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凝聚智慧、攻关克难,对国产设备、配件进行改造创新,才使得那擎天天轮再次飞转。
  王石凹矿是在特殊时期“先生产后生活”指导思想下建成投产的。建矿初期,矿区环境很差,到处是荒山秃岭,很难找到一块像样的平地。“泥水路,黄土盖,干打垒子毛毡房,风吹沙尘飞满天,室内粉尘落一地”,就是当时矿区环境的真实写照。职工居住条件特别艰苦、简陋,一类是工人自己依山开挖土窑洞为居,一类是工人自建简易窝棚为居,一类是企业建设的“干打垒”平房为居,仅有的几栋二层简易楼房也被工人习惯地称之为“干部公房”,如遇夏季汛期,直接威胁到职工的生命财产安全。但是,这依然没有影响王石凹人奉献矿山、建设矿山的热情和信念,他们坚信未来一定是美好的。
“文革”期间煤荒闹 激情燃烧勇争先
  “文革”期间,矿井改名为“反修煤矿”,实行军事管制,全矿上下进入一片“反修”风潮之中,生产一度停止,人心散乱。直至1971年,全国上下闹煤荒,毛主席号召促生产,王石凹人意气风发,积极响应毛主席号召,充分发扬煤矿工人特别能战斗的精神,异军突起,3年大打翻身仗,年产突破120万吨设计大关,给嗷嗷待哺的电厂、工厂,源源不断地送去了救命的工业食粮,为全国上下战胜煤荒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文化运动搞得轰轰烈烈,学校还算是一方净土。记得矿上当时只有小学和初中,校舍少学生多,学生们只能每天轮流上半天课,为了扩建学校,学生上早操时全部开到砖厂搬红砖,根据学生年龄、体力大小不等,每人每次搬2至5块不等的红砖,可想而知,那几百人排着队的搬砖阵势是何等的壮观。中学没有操场,下方的一块空地就成了师生们的劳动课堂,每周三下午劳动课组织师生挖土方建操场,十几米高的坡地硬是让师生采用最原始的镐挖肩抬的方式一镐一锨一筐地给搬走了,建成了拥有110米直道、200米环道和4个篮球场的中学操场。追忆快乐的学生时代,我们那一届是王石凹历史上人数、班级最多的,小学18个班、初中14个班。回忆慈爱的胡瑛老师、严教的陈富财老师,无不对我的人生启蒙具有极大的帮助。昔日,儿时玩伴郭玉喜、车新华、郑爱丽、李明、周炳奎、李国芳……那奔跑嬉戏的身影仍历历在目。现在每次回到铜川,必要邀一帮老友欢声团聚一番,忆一忆孩童时光,谈一谈少年情怀,才不枉回家一次。
  红火的竞赛,热火的青春,那时脍炙人口的竞赛口号成为了王石凹不朽的赞歌:“安下心,扎下根,团结起来闹翻身!”、“三人工作一人干,抽出两人上前线!”、“学大庆,跟路线,全年突破百万关!”、“争上游,同心干,突破一百二十万!”、“抓大事,齐鼓劲,赶开滦,争先进”、“十二点前不熄灯,二十四小时都办公”、“当日工作当日完,紧急工作连轴转”、“前线大干多超产,辅助服务齐支援,家属学生拣煤炭,人人做出新贡献”,特别是“一不等二不靠,三不埋怨四不叫,埋头苦干往上搞”这句口号,不仅激励着当时王石凹人多产煤炭、多做贡献,也激励着我们乃至新世纪的一代代王石凹人奋勇争先。
  记得在王石凹建矿50周年庆典当日,我见到了那个时代的英雄人物张金聚。这个心系民众,带领职工家属创业致富,热心解决职工困难的老劳模,曾先后12次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亲切接见,“激情的岁月,无私的奉献”再次在这位老人身上得到体现。提到劳模,又想起当时的另一位奋战煤海的英模——“矿山铁人”梁思云,这个受到国家总理周恩来亲切接见的矿山劳模。在他的家里,有这样一首诗:煤矿工人意志坚,脚踏煤层头顶天。祖国需要好煤炭,汗水洗衣心喜欢。一个淳朴的煤矿工人,一首简单的诗,写出了煤矿工人扎根矿山、服务矿山、奉献矿山的豪情壮志,他们是王石凹人的榜样,更是王石凹人的骄傲。
改革春风扑面来 高档普采显威能
  1978年,改革开放的大潮在全国铺开,王石凹矿也开始注重使用科技的力量,“人工假顶采煤”、“光面爆破”、“锚喷支护”、“激光导向”、“巷道布置”、“直线电机推车器”、“采煤机械更新”等新工艺、新技术先后采用,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科学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也就是在那个时期,我加入到煤矿事业中来,正式成为王石凹采煤五区的一名矿工。谈起采煤五区,我想用著名小品演员孙涛的一句热词——“我骄傲”来表达心中的激动。
  1981年,王石凹矿率先在国内使用高档普采技术,采煤五区作为铜川矿务局的“台柱子”,1982年至1988年平均年产原煤42.2万吨,连续3年夺得高档普采全国冠军,第1年名列第三名,第7年达到甲级队。安全生产、区队管理、民主管理、支部工作、班组建设及思想政治等工作曾多次受到部、厅、局的表彰。被中组部、煤炭部分别授予“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和“双文明红旗单位”称号。该区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也涌现出很多优秀干部和模范先进分子,身先士卒的老区长隰茂现,全国煤矿先进思想政治工作者牛治清,高档专家李晓恒,特别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梁岁牛,以身作则,带头苦干,曾经创造了一个班时间清煤、打柱、挂梁37节槽子,折合55.5米的矿机采工作面一茬工作的最高纪录。这些出现在身边的英雄人物和先进事迹,激励着我养成了踏实认真、敬业肯干的职业精神,踏着先辈的足迹,我一步一个脚印,把王石凹精神和采煤五区的作风带到新的岗位,并感染和影响着身边的人。在此,感谢王石凹、感谢老五区,更加要感谢前辈英雄留下的精神力量和作风榜样。
  当时与采煤五区齐名的,还有著名的掘进三队,在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的情况下,掘进三队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作用和机械化优势,打硬仗,当先锋,成为全矿掘进开拓队中的台柱子,连续11年获得全国甲级掘进队称号。1983年,在井田西部阶段回风联络巷施工中,该队创造了485.5米的好成绩,并在1984年团中央和煤炭部组织的青年掘进队“争先进、创水平”竞赛中,一举创出了岩巷炮掘单进611.7米的新纪录,夺得了全国第一名,被团中央命名为“全国新长征突击队”。该队队长冯养志还曾出席了共青团全国代表大会,受到胡耀邦、李鹏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被共青团陕西省委评为“全国优秀边陲儿女”,并荣获银质奖章。
  改革的春风吹遍了矿山,多种经济发展势头强劲,先后成立了劳动服务公司、多种经营公司、实业开发公司、劳动服务总公司,潘富德、李宏科、雷霆、李金水、李富川这些三产带头人,先后开办了新潮商店、青年饭店、青年商店、木器加工厂、印刷厂、电瓶厂、废品收购站、知青工艺美术社、荆靶厂、烘矸厂、黑矸厂、大众食堂、食品加工厂、被服厂、砖瓦厂、硫化铁厂、车队、畜牧厂、刺绣厂等49个厂店和网点,全民和集体经济年产值已达到380多万元,安置职工、知青、家属等富余人员1700余人,为矿区“三产”发展与和谐稳定做出了贡献。
  时势造英雄,各行各业的飞速发展造就了更多的先进人物和英雄模范,记忆犹新的“老黄牛”秦天顺、“节约能手”王宝山、“铁耙子”高吉顺、“锚杆专家”申秀磊,“高档专家”李晓恒,身残志坚干事业的李贵作、老当益壮的闫同泰、辛勤园丁杨丽明、优秀女手选工袁文、“陕西省新长征突击手”获得者焦振河、全国“职工教育先进教师”宋国耀、陕西省煤炭系统“三八”红旗手杨佩莲、“端正党风”先进个人赵东理,这些时代的印记像一盏盏指路明灯,散发着不朽的光辉,照亮着后来人阔步前行。
  回想那些年,出煤多了,效益好了,人们也开始不甘于住在低矮潮湿的破毛毡房里。1981年,矿在上山绞车道半坡一侧挖土辟山,建起了第一座4层4个单元的家属住宅楼房。后又自筹自建,盖了一批4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单元楼房。乔迁新居的人们个个神采奕奕,放鞭炮请客,一家家不亦乐乎。记得当时家里房子小,一大家子人都挤在西山一个简陋的平房里,我和4个弟弟挤在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这里既是我们的卧室又是家里的客厅,有一套单元房就成了父母兄弟们最大的愿望。后来,受矿党政领导眷顾,按照父亲的工龄和对矿井的贡献,矿上给我们分了一套42平方米的单元楼,改变了弟兄们挤住一床的囧境,生活条件也有了较大的改善,多年来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
计划经济大转型 战略转移谋长远
  上世纪90年代初,国家煤炭企业正处于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艰难时刻,外部环境欠佳,煤炭市场由供不应求的卖方市场转化为供过于求的买方市场,竞争激烈,煤炭价格不稳、货款结算不及时,企业亏损严重,正常生产难以为继。记得当时矿上连续几个月工资发不下来,不是拖欠,就是百分之五十、六十地发,职工生活困难,矿井举步维艰。但王石凹人没有被困难打倒,提出了“抓管理、打基础、闹翻身、变面貌、振雄风”的工作思路,振奋精神,负重前进。积极探索适应市场经济的管理体制,健全完善各项经营承包,减人提效,划转分流,实行干部聘任制、全员合同制和岗位技能工资制,推行三条线管理,依托主业,大力发展多经三产,在困境中前进,在竞争中拼搏,在改革中发展,使生产出现了新的转机。成功实现了+735向+650的顺利转移,并且完成了综采机械化采煤的前期准备工作,为矿井的后续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在实施深部开发战略的650开拓施工中,全矿上下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真正展现了“招之即来,来之能战”的顽强拼搏精神和王石凹人的风采。机关科室关门上锁交钥匙,除50岁以上和女同志外,其他人一律下井支援生产。矿工们团结拼搏,克服环节系统复杂、运输距离远、地质变化等困难,组织创新会战,开展劳动竞赛,历时3年零8个月,顺利完成全长3700多米大断面的650运输大巷的开拓施工贯通任务。经水平测量,全程闭合差为11毫米,控制在规定的200毫米以内,为二水平的顺利开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于1996年顺利实现了由+735水平向+650水平的战场转移,为日后实施综采和可持续发展创造了条件。
  在这个困难的年代,人们的物质生活虽不富裕,但是乐观向上的王石凹人却在困苦中寻找着快乐的源泉。当时文化生活异常丰富,矿上投资建设了职工文化活动中心,设立了图书室、阅览室、游艺厅、电视室、电教室、篮球场,新增了大众舞厅、小歌厅、录像厅、台球室等娱乐设施,还定期举办各类文艺晚会和体育活动。印象最深的就是俱乐部放电影,每天晚饭后放一场,票价也不贵2角钱。电影在当时虽不是新事物,但吸引力却是非常大的,茶余饭后矿上的单身职工、年轻情侣相约看一场电影,也是非常惬意。许多孩子为了能够免费看场电影,经常偷偷拽着大人的衣角溜进电影院,善良的职工们看见了,要么笑笑不了了之,要么径直拉起孩子带了进去。
世纪之交上综采 继往开来擎大旗
  1997年10月16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王石凹矿第一台综采支架入井安装,王石凹人拿出了当年搞采煤大会战的劲头,一切为综采让路。运输、安装、调度,多少干部、工人加班加点,饿了吃口干粮,困了打个盹,就是为了一个目标:早日投产。经过40多天的奋战,11月23日试运转成功,12月1日综采工作面正式投产。来年,王石凹发生着引人注目的可喜转变,用矿组干部长介海善的话说:一扫寒风萧萧的窝囊冷落,走进生机勃发、花蕾爆绽的火红春天。继1997年12月份煤炭生产冲出低谷,1998年元月,王石凹一鸣惊人,胜利完成了8.4万吨的会战指标后,更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路凯歌捷报频。在春节跨月检修放假的情况下,元月和2月份日产均在3000多吨以上,日运销量创出6660吨的最高纪录。3月份放开手脚大干,上半月即产煤49670吨,势头猛烈,接近久违的年设计120万吨的产量效率。矿上职工收入水涨船高,开了全资发了奖,过了个红火喜庆年,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一个个扬眉吐气精神振奋,到处呈现出蓬勃向上的虎虎生气。
  自第一套综采设备投入使用之后,而后几年又上了一套轻型综采设备、三套综掘设备,矿井机械化率达到100%。在而后的机械化开采中,王石凹煤矿连续17年完成采煤计划。2002年,全年原煤产量145万吨,销售148万吨,完成利润2700万元,产、销、利润均创历史最高纪录,安全实现零目标,矿井质量标准化达到省级,矿被全国煤炭工业协会授予“双十佳煤矿”,矿长种欣睿获得全国煤炭工业“双十佳矿长”荣誉称号。2003年又实现采煤166万吨历史最高水平,超出设计能力46万吨,职工工资连年飞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但直到新世纪前几年,职工的住宅条件仍然没有得到彻底改善,仍然停留在80年代的水平上,生存环境简陋,住房构成还是三成住简易房、三成住公房、三成住私房。一位省上领导来矿区视察,看到一个山头的沟沟岔岔,全是职工搭建的比70年代防震棚还要简陋的棚子,有的住着几代人,而且是从建矿初到现在,这位领导眼圈红了,感慨地说:“在特殊年代造就了的王石凹矿职工不仅特别能战斗,而且特别‘能’住房。改革开放快30年了,我们的工人还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一定要切实解决这些问题”。2010年前后,王石凹矿紧紧抓住煤炭经济飞速发展,煤炭市场持续好转的机遇,在铜川矿务局提出的“体面生活,快乐工作”的感召下,加大了矿山的基础建设和职工的住宅环境的投入力度,先后增建单元楼10余栋,面积近7万平方米,85%的职工实现了住楼房的梦想。特别是现代化的住宅小区——溪苑小区已初步成型,职工们一个个扬眉吐气精神振奋,“快乐工作,体面生活”终于体现到了这一个个“煤黑子”的身上。
五十华诞情意浓 矿山变化惹人醉
  2011年10月21日,是王石凹煤矿热烈庆祝建矿投产50周年的日子,举矿欢庆,热闹非凡,王石凹人个个神采奕奕,将近几年“丰收”的喜悦都洋溢在脸上。我有幸参加了这承载王石凹煤矿五十年辉煌的盛会,廉政花园、广场花园、溪苑小区、工业广场、荣展室、活动中心、安全文化长廊以及高山流水景观花园,这早已颠覆了我对矿山的印象。司空见惯的矿山八景(巨鰲探海、蛟龙潜洞、钢缆钓日、亭阁挂月、古槐迎客、缆车如梭、银河坠地、乌金飞瀑)也早已附上了文化的色彩,“灰”变成了“绿”,“雾”变成了“晴”,愁苦的脸沾上了洋洋喜气。然而,来不及感叹矿山的变化,就被昔日的老友连拉带拽地拉到办公室闲谝,听他们讲述这几年翻天覆地的变化:低矮破旧的毛毡房统统不见了,换而来之的是鳞次栉比的住宅楼群,现在水、电、暖、天然气都直接入户了,既方便又安全;惠民基建工程到处在搞,现代化的溪苑小区,老楼都换上了新装,一眼望去用“金色王石凹”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光职工健身广场大大小小就有四五个,泥泞坑洼的路面都铺成了柏油路;矿区到处都种满了花草树木,卫生干净了,空气清新了,环境优美了,都快成避暑山庄了。最令人高兴的就是职工的工资了,这两年职工收入可是成倍地涨,矿工的平均工资都达到8万多了,好多人都在铜川或西安市区买了房,小轿车也是一辆接一辆的添,往日清静的小镇现在还时不时地玩上“堵车”了……看着老友们那股发自内心的高兴劲,感受着矿区令人陶醉的环境,更有了退休后再回王石凹养老修身的想法。
尾 语
  2014年10月21日,集团公司十项改革措施正式出台,宣布了这个经历54载春秋“老人”的最终命运:调整关闭。这个曾经被誉为时代的“英雄”、历史的“宠儿”、人民的“功臣”的老矿井,迎来了他最终的归宿。
  退休办的老人们,咂吧着烟嘴,叹息着:“哎,可惜了这么好的环境了”、“就是,这儿住着多舒服啊,夏天天气凉爽,冬天暖气好、空气好,离市里近还不像市里那么吵闹,啥都方便,过几年说不定就没人管了”、“怕啥,不是还有矿务局吗,实业公司又没分,到时候肯定有人管”……
  七八岁的孩子问妈妈:“爸爸是不是要走了,不要我们了,我不想让爸爸走”,妈妈:“爸爸要去新的地方上班了,去给我们挣钱,不是不要我们了”,说完扭脸揉了揉湿润的眼眶……
  老人的叹息,妻儿的伤感,职工的无奈……这次回到王石凹感触颇深,也很痛心,但是我仍然看到多数王石凹人那坚毅的目光和乐观的精神。
  54年来,王石凹人发扬以矿为家、爱岗敬业的主人翁精神;艰苦奋斗、励精图治的创业精神;勤奋学习、昂扬向上的求知精神;超越自我、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尊重科学、稳健经营的求实精神和团结一致、互助互爱的协作精神,攻克了一个又一个困难,缔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面对新的形势,王石凹人将继续秉承老一辈革命家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发扬“一不等二不靠,三不埋怨四不叫,埋头苦干往上搞”的优良作风,坚定信心,昂扬斗志,放眼长远,俯瞰未来。一方面配合集团公司和市政府全力打造老工业遗址公园,弘扬煤炭工业文化,再谱新篇;另一方面响应铜川矿业公司走出去的发展战略,寻求商机,再铸辉煌……
  我有理由相信:有可贵的精神依托,有优良的传统相伴,铁骨铮铮的王石凹人会继续发扬王石凹精神、王石凹作风和王石凹干劲,势必在各自的岗位上发光发热,继续为祖国的经济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相关热词搜索:风骨

上一篇:家的味道
下一篇:申河写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