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琴棋书画”之美……
2019-03-01 09:31:22   来源:铜川日报传媒网   评论:0 点击:

琴音,外柔内刚、气韵流转、绵亘贯通。

棋道,纵横捭阖、洞察入微、胸怀全局。

书法,笔走龙蛇、虚实相生、张弛有度。

国画,虚实疏密、谋篇布局、着墨构图。 

“琴棋书画”在我国被称为“四艺”,是古时文人雅士修身所必须掌握的技能。而如今,它们依然散发着熠熠光辉,熏陶着代代中华儿女。

今天,让我们去认识几位文人雅士,跟着他们一起走近“琴棋书画”之美…… 

1

琴——推介人耿超

“琴”——指下扫尽炎嚣,弦上恰存贞洁

“每次心烦意乱的时候,静坐下来,弹上一曲,仿佛与琴对话一般,心情便能平复下来。”抚琴40多年的耿超说道。她介绍,中国古代推崇正音雅乐,以“清幽平淡”为上,不以繁声热闹为趣。她说:“人们常说的‘琴棋书画’中的‘琴’指的便是古琴。古琴是中国古代最古老的乐器之一,有3000年以上的历史,是古时文人心中高雅的代表。古琴与古筝不尽相同,却也相似,二者均是中国传统拨弦乐器。古筝虽没有古琴历史悠久,却也深受古人喜爱,弹筝者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平民百姓,是一种雅俗共赏的艺术。” 

对耿超而言,“古筝”已经融入了她的生命。筝曲音韵典雅含蓄,旋律流畅优美,许多人学习古筝是因为喜欢它的音色和弹奏时优雅的感觉,但她说“抚琴是件美好的事情,它能够抚慰心灵,更有一种叫人向善的感染力。” 

耿超介绍,古筝最早出现在战国时代,在当时的秦国一带广泛流传,故而又名秦筝,至今有2500年以上的历史。古筝结构由面板、雁柱、琴弦、前岳山、弦钉、调音盒、琴足、后岳山、侧板、出音口、底板、穿弦孔组成,形制为长方形木质音箱,一弦一音,按五声音阶排列,最早以25弦筝为最多,目前最常用的规格为21弦。

2

棋——推介人张可轩、牛艺诺

“棋”——不闻人声,时闻落子 

一方执黑棋,一方执白棋,黑先白后,交替落子……2月23日上午,在一间小小的教室内,6岁张可轩和7岁牛艺诺相对而坐,执棋不语,气定神闲,在一方小小的棋盘上进退有度。一盘棋闭,断出输赢,两个小家伙又恢复了孩童般的调皮,和小伙伴们嬉笑打闹成一片。 

“最开始,是爸爸妈妈让我学围棋的,但现在是我自己很喜欢。下棋时,怎么落子,怎么布局,可有意思了。老师讲的口诀,我都记得住。每天回家,我还会缠着爸爸陪我下棋。”张可轩稚嫩地说道。他还说自己最爱吃糖,但是要在围棋和糖果间选一个的话,“当然选围棋!”虽然张可轩年纪小,话语间的表达断断续续,但是他对围棋的喜爱与对棋道的理解却格外令人惊喜。 

根据文献记载,围棋起源于中国,古代称为“弈”,至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相传尧的儿子丹朱顽劣,尧便发明了围棋以教育丹朱,陶冶其性情。 

围棋是一种策略性二人棋类游戏,使用格状棋盘及黑白二色棋子进行对弈。益智少儿围棋培训班老师薄爱华介绍,下棋讲究棋品,弈棋情状种种,往往表现出棋手的性格修养,“棋盘虽小,却玄妙多变,见仁见智。”

4

书——推介人白福才

 “书”——字要骨格,肉须裹筋,筋须藏肉 

“书法是一个漫长的积累过程,是渗透进人生的东西。”铜川职业学院书法教师白福才说。白福才从小接触书法,至今已经坚持了40多年。他说:“写书法都是从临摹开始的,我最开始练楷书,主要是临摹柳公权和欧阳询的,后来就比较喜欢启功的行楷。行书主要是临摹王羲之的,草书是临摹于右任的。” 

中国书法是汉字的书写艺术。白福才从事教学工作有20年了,他介绍说,书法讲究收放自如、张弛有度,每一个字都是相互联系的矛盾统一体。比如“香”字,上面一个“禾”,下面一个“日”,上面“禾”的一撇一捺要舒展,“日”字则要写小一点,这样整体才显得协调;又如“辉”和“耀”,就有一个“收缩”与“穿插”的讲究,光字旁最后一笔写的时候就不能写成“竖弯勾”,而要收缩成“竖提”,并且与右边偏旁穿插起来,形成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再如“杖”字,木字旁要稍稍向右倾斜,右边的“丈”则要稍稍像左倾斜,让两部分“靠”起来,这样才能写出汉字的美感。他认为,书法可以培养一个人的观察力,也可陶冶人的情操。“在临摹时,我们不仅要看这个字怎么写,还得观察总结字体结构、笔法运用,锻炼了书写能力,也提高了审美能力。同时,写书法是一个动静结合的行为,一方面要求人静下心来,另一方面书写是一个动态过程,这样动静结合,对人身心健康有很大益处。”

333

画——推介人刘宁

 “画”——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这大概是对中国画最明了又诗意的表达了。中国画又称国画,主要是用毛笔、软笔或手指,用国画颜料和墨在帛或宣纸上作画的一种中国传统的绘画形式。中国画分工笔画和写意画,工笔画用笔工整细致,敷色层层渲染,细节明彻入微;写意画用简练、豪放、洒落的笔墨,描绘物象的形神。 

“80后”画家刘宁是铜川书画院的专职画家,主攻人物画,以工笔人物和写意人物为主。他提倡,立足生活,表现感受,以精准的造型和线条,将传统的中国工笔画技法与发展中的时代相结合,选取典型的具有时代气息的素材,根据自己的创作意愿进行组合,创作出与时俱进的作品。他说:“我尽量在画作中更多地体现人文关怀,希望通过自己的画作来宣扬正能量。我的作品偏向现实主义,希望通过我的画笔记录当下、记录生活,体现时代感,让人们感受生活的美好;通过画面黑白灰、点线面以及色彩的搭配控制来引发观众的共鸣,使观众得到精神慰藉。”(本报记者 彭冰 见习记者 党江妮)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七 律
下一篇:春色满园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