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吕守约绘画艺术欣赏 - 文化娱乐 - 铜川门户网--==西部卓越

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吕守约绘画艺术欣赏
2018-06-23 12:49:11   来源:段纯宪收集整理   评论:0 点击:

       

段纯宪摄影     2018年孟姜塬桃花艺术节



吕守约工作室工作照



本人联系电话:15109196355      微信:天野斋主L15109196355
     

       吕守约,号行伯,天野斋主,1950年生于河南滑县。国家高级美术师、任中国国家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兰亭书画院名誉院长、陕西省美术馆馆外美术师、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荣誉院士客座教授、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等。  
        本人艺术传略及个人作品被荣宝斋等艺术机构编印出版:《中国美术选集》、《艺术与收藏》、《艺术人生》、《中国书画名家名作》、《中国艺术大家》、《中华名流》等数十部艺术典籍。出版吕守约画册、作品集、散文集、诗集、挂历、藏书票等。
        2007年被邀请为中南海创作《春山清韵》并收藏使用、《雨后香山》被中国政协陕西委员会收藏、还有多幅作品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法国、日本、韩国、比利时、安曼等国家驻华使馆及个人收藏。2008年创作巨幅山水长卷成功展出,在艺术界影响巨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授予2011年第七届中国文化艺术政府“文华奖”、“最佳创作奖”。





























 


往事如风
 
(2014-01-07 10:09:36)
 
标签: 吕守约 文化 分类: 天野斋主人
 
        “往事如风”!这句话,最早不知出自谁之口,成了现在很多人对过去的一个感叹。或温文尔雅,饱阅人世间的凉热,又熟读诗书的人,以及世态历尽沧桑,尽量地逃避现实的人,都会不约而同地对这句话有所触动。闲暇时,品一口香茗,听着古典名曲,细细琢磨,似乎要悟出些什么。可是,反复推敲,这里切实地包含着许多辛酸和泪水。再向更深里推理,那沧海桑田就愈加飘渺深远了。因为我常外出写生,走了许多名山大川,对所看到的景象都要往深一层追究,试图更接近其由来时的原貌。这之中就有很多问题有待考证,从地理,地质,河流,气候等诸多方面着手探求,我想,能与我要寻求的那个时期的面貌,离得愈近愈好。很难,不说几百几千上万年的历史,但就我亲历的短短数十年,其跟前所发生的变迁,就很难联系到一块。
        少年时,我由东方的故乡来到西北的铜川。那时的铜川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荒凉的山川。黄土沟壑,平畴田亩,再就是川道里可看见的天空。居民住得是简陋的牛毛毡棚子和土木构筑的低矮瓦房,至今想来,连棚户区都不如。各个居民点,由居民自己搭建房子的群落来分布。人烟稀少,黑夜里,街道还有野狼出没。那时铜川还在建设之中,城市居民大都是由外地迁徙而来的,河南人居多,我家就是。用句时髦的话:百业待兴。我的家乡是平原,乍一到山区,很不习惯,抬头就是山,放眼也绝对看不出十里地。尤其下雨时,道路泥糊糊的,行路很难,就连街道,也是黑水泛滥一般。市区里边,间断有农田、荒地,因而,蔬菜还是不缺。
        我家不远的地方,有河流,是漆水河。这是一条贯穿铜川市区的河流,晴日里,清凌凌的河水在阳光里闪闪发光,河里的鱼虾很多,小孩们拿了自制的渔网,在河里捕鱼,趟着河水,高兴地呼喊着。那时我年龄小,才十二三岁,大人不让我下河玩耍,要去也是他们带我一块去的。我已经上学,学习成绩很让大人们自豪,因而我常提出要求,要去河边玩耍。次数多了,大人也烦了,就允许我独自去河边。我很喜欢绘画,常带了纸笔,一人坐在河滩里的石头上写生,风和日丽,很惬意。日子久了,我们那一块儿居住的人都认识了我,见了面就说:“画画去?”“给我画张蜻蜓吧,水鸟也行。”我很希望别人说我画画,觉得自己了不起,于是,就对绘画更加痴迷了。早年在老家,我就喜欢绘画,那时,没有画册、画报,我就照着年画临摹;还把叔叔家的绣像小说拿出来,不管《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只要书上有画,我都要认真地描画。至于一些长幅画卷那上边的人物,我也临摹。到了铜川,熟人较少,也不太出门,就在屋里画画。大人给我点零花钱,我舍不得买零食,都拿去买了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再就是画册。我父亲是个文化人(我这样认为的),他在矿山工作,工资还可以,和我们邻居相比,虽然我们家人口多,日子还算过得好的。我母亲常说我:“你父亲不爱花钱,你可要钱花了,就不会节省一个?”当然,说归说,每次我要钱,他们还是给的。一次,我买了一套《芥子园画谱》,兴奋得我一夜都没睡好觉,拿着书本,翻过来翻过去,直到煤油灯里煤油烧完。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因画画得到学校奖励,老师就鼓励我,让我订购了美术杂志,因而得到父母赞许,我也洋洋自得。
        我喜欢游玩,有时自己一人跑很远的地方看戏,让家里人干急找不着。而我却在戏台下研究演员的化妆,有时看戏院门口的海报,海报上画的人物形象,至今仍记忆犹新。《打金枝》、《陈三两爬堂》、《铡美案》等戏剧,我都看过,而且分得清楚老旦小生青衣小丑,说得清《辕门射戟》、《辕门斩子》,感觉戏剧很有意思。公共场合,见的人多,知道的事情也多,不过,还分不清真假,是非曲直。
        我听人说老城北关有个画家,很有名气,也是道听途说的。事后我想,是不是人家故意的,也说不定。人家说,那画家叫李均,擅长画山水翎羽花卉画的,画画得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了不起,我就起了去拜师学艺的念头。跟母亲要钱,母亲问做啥用?我说了用途,她就说:“拜师是好事,可是人家收不收你这个徒弟?”我一听,也就是,人家知你何许人也?我就想去拜望这位名师。是个星期天,我一大早就起来,就向北关走去。那时候,没有今天的轿子车,简陋的马路上所谓的“公共汽车”,其实就是搭着土黄色帆布篷的大卡车,川口到北关,一天才几趟,我得省几分钱,当然不会去坐车。顺着公路走。一路遇到的马车很多,再就是毛驴车和人力车了。偶尔见到一两辆汽车,很是好奇,站在路边,等着看那巨大的稀罕物,轰轰隆隆从面前经过。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日产的马自达、松田三轮车,再就是些拉煤的老解放。车辆一过去,扬起一阵灰尘,直扑脸面,往衣领里钻。还是顺着马路一路向北,觉得走了好长时间,才到北关。
        北关是古同官县衙所在地。离得老远,我就看到土筑的城墙,高大的城门楼子。进了城,觉得人很多,青砖蓝瓦的房子一座接着一座,门市部也稠密,大部分门前都有青石狮子或者石鼓、拴马桩什么的,窄窄的街道,青石条铺路,石头泛出青黑色,很光,看上去很古老的样子。我走了几个商铺,没有见到卖画的。问了,人家告诉我,过年时候,有卖画的。我告诉人家,人不认识一个叫做李均的画师,他画画,也卖画。那人听不明白,我又找别人问,问了很多人,几乎一样的口径,不是没见过,就是不认识,再不就是没有听说过。我很失望地坐在路边。后来,看到一个戴眼镜的老者,从穿着上看去,像是有文化的,便上去打探。谁知这人听了我的话,很奇怪地把我上下打量了个遍,笑呵呵地问我:“你听谁说的李均这个人?还是个花鸟画家?”我说别人,我也不认识。他呵呵地笑了。他说:“的确有这个人,不过他早已死了。他是清朝人,哪里能活得到现在?你寻找他做什么?”他的话使我吃惊,让我感到自己的无知和唐突,十分尴尬地低下了头。还是喃喃地道了了来历。他和善地笑着说,“你这么喜欢画画?精神可贵!跟我来。”我跟着他,从一个小胡同进去,三拐两拐进了一所房子。屋里光线很暗,一会儿适应了,就看见他家墙上挂着四幅画,后来知道那叫四条屏。画很古旧,是花鸟画,画面很美,虽说已经很古旧了,但那画的色彩却依然夺目。尤其是那画上的花草鸟虫,栩栩如生。我看了最后的落款,竟是我要拜师的李均先生。我诚惶诚恐地转过身看着戴眼镜的老者,他呵呵直笑。他说:“年轻人,你的学习精神很好,这画你无处买去,你也买不起。”我说我看看就行了,我不知道他是个古代人。后来,我在《同官志》上得知:清代,同官画家李均擅长山水翎羽花卉,书法也称盛一时,“时人若得其片纸尺幅,皆珍藏之,购者不惜巨资”。
许多年以后,我再去寻找那个老人,也就是想再看一眼那幅画作,可惜,去了,连哪个胡同都分不清了,哪里寻得着?也许,我们就是一面之缘吧。而且,我也在没有见到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 书画 艺术家

上一篇:铜川市举办老年人太极拳(剑)气功交流活动
下一篇:浅谈中国山水画欣赏

分享到: 收藏
  • 2018香港历史开奖记录完整版153,2018香港历史开奖记录完整版
  • 温洲财神爷心水玄机图,温州财神爷心水玄机图
  • 创富.com69177创富3d高手论坛创富A
  • 购买正版软件在哪里买,购买时时彩
  • 2018六盒彩生肖牌,香港挂牌心水区,六盒彩特码
  • 香港陆氏博彩有限公司, 今晚香港特别开码结果
  • 487575特马网站黄大仙,48491本港台开奖现场费
  • 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2018,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
  • 东方之珠平特一肖,东成西就高手坛
  • 新曾道内部玄机彩图库,新曾道内部玄机图B
  • 2018香港葡京赌侠诗,2018香港萄京赌侠诗
  • 香港九龙高手开奖现场直播香港九龙高手心水中香港九龙高手心水沦坛
  • 449999com白小姐玄机,449999.com,白小姐玄机
  • 香港青龙报彩图, 90888香港九龙坛